近日,由四川省通俗文藝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陳家甫和四川省文聯(lián)張英共同創(chuàng )作的音樂(lè )情景劇《正道》正在加緊排練。

創(chuàng )作團隊在開(kāi)會(huì )研討

        2020年10月初,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區委宣傳部邀請四川省通俗文藝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陳家甫同志為其創(chuàng )作一部與掃黃打非有關(guān)的舞臺劇。第二天,陳家甫就帶領(lǐng)創(chuàng )作團隊來(lái)到龍泉驛區區委宣傳部進(jìn)行創(chuàng )作采風(fēng),和宣傳部工作人員一起商議討論該舞臺劇。陳家甫首先提出:“掃黃打非是一個(gè)創(chuàng )作范圍很大的題材,并且社會(huì )關(guān)注度高,我們一定要多思考,多討論,認真推敲選題的合理性,創(chuàng )作一部有看點(diǎn)、不枯燥,具有宣傳教育意義的作品。”創(chuàng )作團隊和宣傳部工作人員對陳家甫的觀(guān)點(diǎn)表示肯定。創(chuàng )作組同志提出:“創(chuàng )作劇本首先要確定故事選題,大家有沒(méi)有關(guān)于掃黃打非的典型案例或相關(guān)信息?我們的劇本主要圍繞哪類(lèi)人物來(lái)展開(kāi)?”創(chuàng )作組和宣傳部相關(guān)同志熱烈討論、各抒己見(jiàn),分別表達自己對劇本創(chuàng )作的看法。

陳家甫(中)與龍泉未檢工作人員在一起
        一上午的討論,大家對劇本創(chuàng )作觀(guān)點(diǎn)始終未統一。就在討論陷入困境的時(shí)候,宣傳部一位同志提議可以到龍泉驛區未成年刑事檢察科了解一下未成人有關(guān)的案例,大家紛紛贊成。來(lái)到未成年刑事檢察科后,工作人員給大家介紹了許多與未成年人有關(guān)的掃黃打非案例,其中一個(gè)案例引發(fā)了陳家甫的注意。工作人員說(shuō):“曾經(jīng)有一個(gè)小孩子因為沉迷黃色書(shū)籍,多次嫖娼最終感染了性病,當時(shí)才17歲,一生都毀了!”創(chuàng )作組同志說(shuō):“這個(gè)案例的后果十分嚴重,很適合反面宣傳教育,我認為我們可以在這個(gè)案例的基礎上改編,一定大有可為!”與會(huì )人員基本贊同改編這個(gè)故事創(chuàng )作劇本。有了這個(gè)方向之后,創(chuàng )作組對劇本的具體結構,人物安排,情節設置等發(fā)表了自己的看法,劇本的走向逐漸清晰。
      
陳家甫(右2)和大家討論劇本
        經(jīng)過(guò)了一周的思考推敲,陳家甫和張英拿出了劇本初稿。故事以?huà)唿S打非專(zhuān)項行動(dòng)為背景,飛進(jìn)印刷廠(chǎng)的老板黃飛因為印刷銷(xiāo)售黃色書(shū)籍被調查面臨牢獄之刑,黃非的妻子青梅想請身在文化市場(chǎng)綜合行政執法大隊的老同學(xué)鄭道幫忙解救老公,在雨中情茶樓,鄭道面對人情賄賂沒(méi)有妥協(xié),拒絕幫忙。就在這時(shí),派出所給青梅打來(lái)電話(huà)告知其兒子黃光因為沉迷黃色書(shū)籍,多次嫖娼最終染上性病,青梅核實(shí)后發(fā)現兒子居然看的是他爸黃非的飛進(jìn)印刷廠(chǎng)印刷的黃書(shū),青梅、黃飛、黃光紛紛崩潰、淚如雨下、痛心疾首,劇名“雨中情”。
 
陳家甫(左2)在修改劇本

 
       10月下旬,陳家甫邀請國家一級導演陳福黔與創(chuàng )作團隊一起討論該劇本。陳福黔首先肯定了陳家甫和張英的劇本初稿并建議他們:光靠情節的巧妙設計可能在舞臺上的表現力、張力不夠好,可以適當加入其它的藝術(shù)形式。陳家甫突然想到自己海劇不就匯聚了話(huà)劇、川劇、魔術(shù)等多種藝術(shù)形式嗎,這個(gè)舞臺劇雖然短,但是也可以借鑒自己海劇的手法。陳家甫的觀(guān)點(diǎn)一提出就引發(fā)了大家爭論,有人覺(jué)得可以加入其他的藝術(shù)形式來(lái)增強表現力,有人認為加入戲劇,歌曲等會(huì )破壞劇情的完整性,讓舞臺劇不像舞臺劇,各種觀(guān)點(diǎn)爭論不休。要不要加入其他形式?加在哪里?加幾處?加多久?劇情如何修改完善?劇名是否合理?眾多的問(wèn)題促使大家繼續討論,又在成都開(kāi)了三次創(chuàng )作研討會(huì ),修改了五次劇本,在11月中旬終于定稿。

陳家甫(左1)、張英(左2)、蘇愛(ài)婷(左3)在檢查劇本

       
       終稿是在青梅接到派出所的電話(huà)后,得知兒子是因為看了老爸印刷的黃書(shū)進(jìn)而嫖娼染病這里加入了川劇唱段,悲涼的聲音唱到:“晴空啊,霹靂響啦一呀聲,冷水澆頭啊,壞呀抱啊冰啦……哎呀呀,黃賭毒是魔鬼,害人害己害子孫,哎呀呀,我的兒,昔日胸懷凌云志,而今為何毀前程,  細思量,走好人生每一步,向遠看啦,平安幸福才是金” 戲劇性地放大了青梅的感受,形象化了黃賭毒的危害,音樂(lè )由四川省通俗文藝研究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鄧翔制作,國家一級演員蔡紅首唱,受到了大家的一直好評。而劇名改為了“正道”,弱化了人情世故而強化了正義。
        11月初,導演團隊最終選定了演員,鄒成勇飾鄭道,蘇愛(ài)婷飾青梅,田浩飾黃非,王正宵飾黃光。11月23日,陳家甫、張英、鄧翔與演員們在文殊院人民飯店進(jìn)行排練,效果精彩、生動(dòng)感人,《正道》將于近期在龍泉驛區演出。